1. <li id="axoxi"><tr id="axoxi"></tr></li>
    2. <legend id="axoxi"><pre id="axoxi"></pre></legend>

    3. <button id="axoxi"></button>
    4. <th id="axoxi"><big id="axoxi"><video id="axoxi"></video></big></th>
      <em id="axoxi"><acronym id="axoxi"></acronym></em>

        1. 人網首頁
        2. 武岡文學
        3. 網絡小說
        4. 被閨蜜設計陷害,撞死自己丈夫,入獄后產下一子

        被閨蜜設計陷害,撞死自己丈夫,入獄后產下一子

        作者:小說人網 時間:2019/6/24 9:46:57 3485人參與 0 評論

        被閨蜜設計陷害,撞死自己丈夫,入獄后產下一子



        第1章,欲擒故縱

        “不……不……你不能碰我,你這是犯罪……”

        “欲擒故縱?心心你又調皮了?!?/p>

        心心是誰?她不是啊。

        可是男人沒有給她太多的時間思考。

        沈清瀾疼的低呼了一聲。

        夜那樣的長,那么的旖旎……

        她不知道身上的人是什么時候盡興的,只是醒來時,男人還在沉睡中,臉埋在枕頭里,昏暗的光線,讓她看不清他的臉,沈清瀾也不敢去看。

        她慌亂,憤怒,但是卻沒有勇氣去看那個男人,悄悄爬下床,穿上衣服就趕緊離開房間。

        明明她在家的飯桌上,因為爸爸和繼母讓她嫁人,她不愿意,就和他們發生爭執,怎么會出現在這兒?

        不經意的抬眸,沈清瀾從酒店的走廊上的鏡子中,看清此刻自己現在的樣子。

        雪白的肌膚上都是曖昧的痕跡,特別是沒有布料遮擋的脖子,顯露無疑。

        就在她不知所措,到底是怎么回事時,沈清依和劉雪梅從走廊盡頭緩緩而來,看到沈清瀾的樣子,沒有任何驚訝,甚至是得意。

        她們怎么會出現在這兒?還是這個時候?

        沈清瀾似乎一瞬間就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

        昨晚的事,是她們干的。

        怪不得,昨晚,她雖然有意識,卻做不到推開那男人。

        三個月前,劉雪梅帶著一對只比她小一歲的龍鳳胞胎,進了沈家的門。

        說那對龍鳳胎是她爸爸的,她爸爸直接就承認了,說她媽沒有給自己生兒子,所以要讓劉雪梅帶著兩個孩子進門。

        她母親忍受不了,丈夫近20年的欺騙與背叛,萬念俱灰的情況下,從十六樓上跳了下去。

        她母親去世還不到一百天,父親和繼母就逼著她嫁人,她不同意,所以她們就陷害了自己。

        越想心越涼。

        “姐姐,恭喜你,就要結婚了?!鄙蚯逡赖贸训目粗?。

        沈清瀾冷冷的看著沈清依母女兩人,厲聲道,“誰說我要結婚了,要結你們結!”

        “呦,生米煮成熟飯了,還想耍賴?”這次說話的是劉雪梅,她不屑的撇沈清瀾一眼,仿佛她是什么臟東西一般。

        多看一眼,都會臟了自己的眼睛。

        沈清瀾卻是渾身一抖,身心具裂,昨晚是她們給自己安排的那個結婚對象?

        一個都快和她父親差不多年紀的中年男人,大肚便便,頭頂光光,油膩又猥瑣。

        因為過度憤怒,沈清瀾的身體一直在顫動。

        “姐姐,你這是怎么了?結婚可是高興的事兒,你的臉這么白干嘛?”沈清依故意挑釁。

        等沈清瀾嫁給那個糟老頭以后,她就是沈家的大小姐。

        而沈清瀾下半輩子,就只能伺候那個老頭過活后半生了。

        想想都覺得爽快,她做了沈家大小姐19年了,也該讓位了。

        不自覺的,沈清依笑出聲音。

        “別學你媽,連個男人也守不住,好好的伺候張總,雖然他老點,長的丑點,只要你讓他舒服了,他一定會好好疼你的,走吧,你爸在家等著呢,看看婚禮定在什么日子?!眲⒀┟肥疽怅惞芗覍⑺龓Щ厝?。

        沈清瀾看著這對卑鄙的母女,心底所有的憤恨,都從心底噴涌而發而出,揚手就給了雪梅一個巴掌,因為太過用力,她的整條胳膊都是麻木的。

        這一巴掌她早就想打了,不是她,媽媽怎么會死。

        這次又因,沈家經營的一家建材公司,拖欠款太多,資金跟不上,面臨倒閉的風險,她的父親和繼母就想用她,嫁給那個上了年紀的張總,換取投資。

        “想用我換你們的榮華富貴休想,我死都不會嫁?!鄙蚯鍨憦膩頉]有像這一刻這么絕望過,她歇斯底里的朝她們喊了一聲,轉身就想逃走。

        可是卻被管家先一步發現,并且抓住她的手臂,劉雪梅見她想跑,也過來抓她。

        她一個人,哪里是三個人的對手,最終,她被綁了回去。

        沈灃也就是她的父親,端做在客廳的沙發上,旁邊還有那個張總,臉色都不怎么好。

        雪梅似乎沒有發現什么不對勁,上前就邀功,“張總昨天你可滿意?我家清瀾可還是處,你都結了三次婚,這下賺大發了?!?/p>

        想到昨晚,是這個老男人糟蹋了自己,沈清瀾滿腔的怨恨與恥辱都往腦子里鉆,如果,此刻她手里有把刀,她絕對會沖過去,捅死那個糟蹋她的老男人,還有陷害她的母女二人。

        張總冷臉,原本就難看的臉,更加的猙獰了,“老子在房間等一夜,也沒有等到人,滿意?滿意你個頭?!?/p>

        劉雪梅的臉色如調色的篩子,黑一陣,白一陣,有點反應不過來。

        昨晚沈清瀾沒有在房間?

        那她昨晚跟誰在一塊?

        “張總,你可不能不認賬啊,你看看我家清瀾一身的痕跡,不是你弄上去的?”

        這是雪梅唯一能夠,想到的解釋。

        就是張總把人睡過了,想賴賬。

        0-temp-201811-09-1541746129513.jpg


        第2章,代替坐牢

        張總的臉色徹底崩裂,一揮衣袖,從沙發上站了起來,“誰弄上去的應該問她自己,弄個破爛貨,還想要我投資,簡直做夢,你們就等著公司倒閉吧?!?/p>

        說完,張總憤怒的離開。

        雪梅也意識到,可能真的出現差錯。

        不然張總不會那么氣憤,之前他很喜歡沈清瀾也不是做假的。

        不是他?

        沈清瀾也迷惑了。

        不過現在,管不了了。

        沈清瀾憤恨那個奪走自己清白的男人,可是卻因此沒有讓劉雪梅得逞,她也沒那么恨了。

        看著雪梅難看的臉,沈清瀾嘲諷的笑了笑。

        雪梅氣的臉通紅,上前就要打沈清瀾,卻被沈灃呵斥住。

        他并不是心疼這個女兒了,而是嚴厲的質問,“說,你昨天去哪里了?”

        沈清瀾望著父親,壓下因為酸澀而變了音的腔調,“怎么,沒有讓你,如愿把我賣掉,失望了……”

       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,沈灃一個巴掌就甩了上來。

        沈清瀾的頭立刻偏到一邊,右臉火辣辣的疼,唇角滲出血絲。

        她倔強的沒有吭一聲,就直直的望著眼前的人。

        沈灃因為女兒的頂撞,氣的胸口大幅度的起伏著,“你媽就是這樣教你的?”

        “你有什么資格提我媽,不是你,她怎么會死,她尸骨未寒,你就逼著我嫁人,這是你這個父親該做的嗎?”

        “沒教養的東西!”沈灃如激怒的野獸,抬手又是一巴掌狠狠地落在沈清瀾地臉上,她沒有站穩,一個倉促,摔了下去。

        身上的痛,卻不及心上的萬分之一。

        忍了很久的眼淚,這一刻不爭氣的落了下來。

        這就是她的父親,這就是血濃于水。

        “爸,如果可以選擇,我一定不會選擇做你女兒!”

        “你就是我沈灃的女兒,這輩子你都改變不了!”沈灃氣的渾身都在顫抖,抓過茶幾上的杯子就要往沈清瀾身上砸,然而這時,大門被撞開。

        和沈清依同胞的親弟弟沈清祁慌亂的闖進來,像失了魂一般,緊緊的抓住劉雪梅的手臂,惶恐的不知所措,“媽,不好了我撞死人了,我不要坐牢,我不要坐牢?!?/p>

        雪梅臉色一白,趕緊捂兒子的嘴。

        沈灃也嚇了一跳,甚至忘了落下手中要砸沈清瀾的杯子。

        沈清瀾冷冷的看著他們,這是輪回報應嗎?

        劉雪梅害了媽媽,如今她的兒子就要坐牢了。

        沈清瀾想要笑劉雪梅報應來的太快,結果扯動唇角的傷,疼的她“嘶”了一聲。

        劉雪梅眼珠子一轉,瞅著因為被綁著,連站起來能力都沒有的沈清瀾。

        忽然,劉雪梅蹲了下來,拍了拍沈清瀾的臉。

        “讓你結婚你要逃,害得公司因此失去被投資的機會,你說,我和你爸養你還有何用?”

        “媽,媽,有用,有用讓她替我坐牢,我開的是她的車,讓她替我頂罪,一定不會被發現?!?/p>

        沈清祈一下撲跪在沈灃腳下,“爸,你一定要救救我,我還這么年輕,而且你就我一個兒子,你一定不會讓我坐牢的對不對?!?/p>

        沈灃低頭看著跪在腿邊的兒子,啪,杯子從他的手中滑落,摔在地上四分五裂。

        他伸手拉起兒子,“男兒膝下有黃金,怎么能跪?!?/p>

        “跪天跪地跪父母,您是我爸,跪您我應該?!鄙蚯迤碓捳f的好聽,沈灃感動的眼淚都快出來了。

        沈清祈沒有起來,何嘗不是在等沈灃的答案。

        劉雪梅見狀,也上前附和,“老沈,你就幫幫咱們兒子吧,這要進去可是一輩子的污點,一輩子的前途也就毀了,你就這么一個兒子啊?!?/p>

        沈灃動搖了,低頭看沈清瀾,沈清瀾亦是看著父親,眼淚就在眼眶內打轉,卻不曾落下來,“爸,他是你兒子,我就不是你女兒嗎?”

        良久,沈灃扭過頭不在看沈清瀾,低聲道,“我又不是只有你一個女兒,可是兒子就是有清祈一個?!?/p>

        沈清瀾仿佛聽到自己心碎的聲音,再也拼湊不齊一顆完整的心。

        她緩緩閉上眼睛,不再去看這世間最丑惡的嘴臉。

        很快,警察就找上了門了。

        車的確是沈清瀾的,她無可辯解。

        沈清祈不但超速,還逆向行駛,導致的車禍,致一死一傷。

        出事后,還逃跑了,屬于肇事逃逸,罪加一等。

        對方不要賠償,就是要肇事者付出代價。

        審判席上,不管沈清瀾怎么解釋,嘴唇都磨破了,也沒有人相信她。

        沈清瀾知道,沈家肯定是找了人,不然,她的罪不會被按的這么死。

        一點反駁的余地都沒有。

        0-temp-201811-15-1542267001493.jpg


        第3章,獄中懷孕

        沈清瀾被判了刑,有期徒刑六年。

        入獄的時候,沈灃對她說,“等你出來,還是我女兒?!?/p>

        沈清瀾蒼涼的笑笑,沒有說話。

        事到如今,這個父親要與不要有什么重要?

        沈清瀾穿著藍色的女囚服,上面印著3056的編號。

        她蜷縮在墻角,抱著手臂瑟瑟發抖,這里的一切都令她恐懼不安。

        入獄的第三天,劉雪梅來了。

        她給了同室的女囚,一筆錢,目的是不讓沈清瀾在牢里好過,最好沒有機會出去。

        “沈清瀾你也不要怪我狠,讓你替清祈頂了罪,只要你還有翻身的機會,肯定會報復我們,所以,我不會給你機會,早死早投胎,對你也是一種解脫?!?/p>

        沈清瀾知道劉雪梅的心腸毒,可是沒有想到,她能惡毒到這種地步。

        沈清瀾注定日子不好過,拿人錢財替人消災,同室女囚處處為難她,叼難她。

        有一次洗澡,她的衣服被拿走,全室的女囚,就讓她赤身站在那兒,供人欣賞,嘲笑,她反抗,迎來的就是一頓拳打腳踢。

        身上常常都是青青紫紫的傷痕。

        中午,吃飯時間,她的飯被人故意打翻在地。

        “要吃,趴地上吃,就你這樣的人,還配端碗吃飯?”

        沈清瀾不吃,她們就按著她的頭,強迫她吃地上已經臟了的飯菜。

        她反抗,她們就一起圍攻,沈清瀾覺得這樣活著,還不如死了。

        她閉上眼睛承受著她們都毒打。

        媽,你說讓我一定要好好活著。

        可是,我卻沒有了勇氣。

        媽,對不起,我可能要食言了,我想去見你……

        就在沈清瀾覺得自己可能會死時,被獄警救了下來,將奄奄一息的她,送去醫務室。

        經過檢查,醫務人員目光復雜的看著她,“你懷孕了?!?/p>

        “什么?”沈清瀾不敢置信,她,她懷孕了?

        醫生嘆了口氣,“好好保重吧?!?/p>

        在這里面懷孕,十有八九是生不出來。

        沈清瀾原本死寂的眸子卻有了一絲光彩。

        都說為母則強,這話不假。

        沈清瀾不知道肚子的孩子是誰的,既然來了,她就不能放棄。

        那怕為了這個孩子,她也要好好的活著。

        再度面對刁難,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忍,忍到孩子出生,忍到重見天日的那一天。

        不管她們怎么刁難,她都咬牙忍著,可是卻依舊沒有逃過她們的毒手。

        懷孕八個月時,飯后,沈清瀾撫著隆起的腹部,坐在墻角,她垂著眼眸,眼底蕩漾著化不開的溫柔。

        她不知道那一夜的男人是誰,甚至是沒有看清那人的模樣,可是她卻很愛這個孩子。

        因為,這個孩子是在她最絕望的時候到來的。

        給了她精神的支柱,活下去的理由。

        “一看就是個下賤胚子,不如把衣服脫了,讓我們姐妹兒,也欣賞欣賞你拿什么勾男人的?”同室的三名女囚,將沈清瀾圍堵在墻角。

        沈清瀾下意識的護住肚子,冷靜的望著她們,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她們侮辱自己,她早習以為常,“要我做什么,你們說,我一定照做?!?/p>

        哈哈,她們哈哈狂笑起來,“讓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死,你可照做?”

        沈清瀾的臉一白,身子不由的往后縮了縮,生怕他們會傷害到腹中胎兒。

        “你們別過來?!?/p>

        “你也別怪我們心狠,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?!迸舻脑捯粑绰?,就招呼另外兩個女囚,一起朝沈清瀾出手。

        她是一個孕婦,哪里是她們的對手。

        很快沈清瀾被她們打倒在地上,知道自己無力抵抗,只能卷縮著身體,把肚子護住不讓她們傷到肚子里的孩子,她睜著眼沒有哭,此刻她依舊堅強,心里不斷祈禱老天爺不要讓她的孩子有事。

        可是一股熱流從腿間流出,她慌了,眼淚不受控制的大顆大顆的往下滾驚慌失措喊:“救命啊…來人救救我的孩子.......”

        幾人一聽蹲下身子唔住她的嘴,沒有人聞聲過來。

        她的臉色越來越蒼白,眼里都是死寂,如果不是這個孩子到來,也許她早就死了。

        是這個意外得來的生命,給了她活下去的勇氣,如今,她卻不能護他周全,不,即使不知道這孩子的父親是誰,她也不能放棄,那怕希望渺茫。

        她張開嘴,用力的咬下去,那個捂著她嘴的女囚慘叫起來,反手就是一個巴掌打過來。

        沈清瀾的頭一偏,臉火辣辣的疼,可是她不在乎,只想救下腹中孩子,趁機大叫起來:“來人救命啊,來人啊……快來人……”

        “賤人!”為首的女囚再次捂住她的嘴,她也不敢把事情搞大,命令另外兩個人:“把我枕頭下的匕首拿過來?!?/p>



        .

        0
        感謝鼓勵,多謝打賞!
        資訊上傳:小說人網     責任編輯:武岡人網   

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網友評論不代表武岡人網立場哦!請文明發言,非法字段將自動顯示成星號(*)

        0條評論

        還沒登錄,馬上登錄! 登錄立即注冊
        請登錄
        熱門評論

        作者資料

        個人專輯

        作者文章推薦

        一球成名手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