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li id="axoxi"><tr id="axoxi"></tr></li>
    2. <legend id="axoxi"><pre id="axoxi"></pre></legend>

    3. <button id="axoxi"></button>
    4. <th id="axoxi"><big id="axoxi"><video id="axoxi"></video></big></th>
      <em id="axoxi"><acronym id="axoxi"></acronym></em>

        1. 人網首頁
        2. 武岡文學
        3. 網絡小說
        4. 天才差生被人陷害,黑暗中竟覺醒無敵體質,縱橫花都。

        天才差生被人陷害,黑暗中竟覺醒無敵體質,縱橫花都。

        作者:小說人網 時間:2019/6/18 10:05:52 2790人參與 0 評論

        天才差生被人陷害,黑暗中竟覺醒無敵體質,縱橫花都。


        序:修仙歸來


        華國,天山!

        在山脈一處的山頂上,有一塊很奇特的地方,那是一片常年籠罩在白霧云層中的小山谷,當地人都稱之為迷霧山峰。

        之所以起這個名字,是因為無論誰走進這里,都會迷失在這片云霧中走不出來,或者無論怎么走,始終都是停留在原地,這是任何人也解釋不了的,所以這片迷霧山峰,一直都是禁區!

        而此時山峰頂端的一處隱蔽山谷中,一個滿頭銀發的男子正盤腿打坐,他的周身被一層白色光芒籠罩在其中,他全身的皮膚如水晶一般剔透,整個人仿佛成了透明狀態。

        “給我起…”

        銀發男子一聲暴喝,在寂靜的山谷中有如震雷一般,使得山谷都為之顫動。

        他周身的白光開始越發明亮,整個人的身體從地面開始往上升,等升到一定程度后,轟的一聲巨響,以男子為中心的白光開始向四周擴散,巨大的沖擊波把山谷周圍的巖石都打碎了。

        等白光徹底散去后,男子從空中漂浮到地面,皮膚的眼色也變回正常了,那是一個年約二十五六歲的年輕男子,他面白如玉,劍眉如墨,雖然稱不上俊美,但他身上卻散發著一股強者氣息,看似溫和,卻又不失威嚴!

        “我終于出關了,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如何了,爸媽他們還好嗎?”年輕男子看了一眼四周,低聲嘆了一口氣。

        就在這時,一個穿著古代服飾的老者從天而降,他背著手,滿眼慈祥道:“九鼎,你結丹期已經小成,為師也就放心了,這里的靈氣已經不夠支撐你繼續修煉了,你是時候該走了?!?/p>

        “師父,您是要我回世俗界?”

        九鼎看著眼前的老者,這是他的恩師,如果沒有南海仙尊的話,九鼎早在五年前就死掉了。

        “為師為你設下結界,你在此修煉一天,就相當于俗世界一年,細算起來,你已經閉關整整五年了,也就是說,你已經修煉了1800年之久,為師也該去渡劫了!”

        “師父,您說過,修仙者渡劫是很危險的,一旦失敗,將永遠隕落在渡劫期?!本哦π闹山俚奈kU,他更不想看到師父灰飛煙滅。

        “渡天劫,是修仙者的必經之路,為師也不能避免,九鼎,以后的路,就靠你自己了,你已經領悟了所有修仙法門,為師相信,有朝一日,你必成大器!”

        “師父……”九鼎眼含熱淚,心中萬般不舍。

        “徒兒,記住為師的話,你為人族大能,不可動用邪念,能力越大,責任越大,你我若有緣,必然會再見?!蹦虾O勺饟]一揮道袍,化作一道金光消失不見了。

        九鼎站在身,走出山谷外,抬頭看著繁星,眼神堅定道:“師父,弟子一定緊遵師命?!?/p>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0-temp-201802-13-1518491891119 (1).jpg


        第1章 意外營救


        華國,濱海市國際機場。晚上八點左右,飛機緩緩的停在了跑道上。

        半個小時后,一名年輕男子拎著帆布兜,戴著鴨舌帽,一身簡單的布衣布鞋,身姿挺拔的往機場外走去。

        男子看上去大概二十出頭,可眉宇間卻透著一股深邃的滄桑,空洞的眼神無悲無喜,仿佛經歷過人世間的所有悲歡離合,帽沿下的兩鬢白發,更是讓他顯得格格不入。

        洪峰走出機場,正準備打車離開的時候,卻被旁邊暴躁的聲音給吸引住了。

        “我到了,接機的人呢?什么?堵車?你還想不想干了?大晚的你告訴我堵車,我給你十分鐘的時間,如果我再見不到人,你明天就不用來上班了?!?/p>

        在洪峰的旁邊,正站著一位身材高挑,穿著黑絲襪和職業套裝的大美女。

        這姑娘五官如畫中美人一般精致,簡直讓人無可挑剔,再配上她披肩的長發和修長的美腿,整個人的氣質都與眾不同,無論是身材還是臉蛋,不敢說有傾國傾城之美,也好似天使墮落在凡間一般。

        此刻美女正氣呼呼的眉頭深陷,抬手看了一眼她手腕上的卡地亞限量名表,自言自語道:“最后等十分鐘,再不來我就打車回去?!?/p>

        洪峰打量了她一眼,但僅僅只是禮貌的欣賞,并沒有像色狼一樣盯著人家女孩的身體亂瞄。

        對于他來說,全球各國形形色色的美女他見的太多了,無論是何等身份,何等驚艷的美女,對他來說都只是過眼云煙。

        尤其像這種花瓶一樣的女孩,他早就已經免疫了,他心里暗想:這可能是哪個豪門富家的千金,大晚上的在這耍小姐脾氣呢。

        就在他剛打算要離開的時候,從左側公路行駛過來一輛閃著大燈的豐田霸道,原本這車開的速度并不快,甚至還有點緩慢。

        ‘轟…’

        可就在越野車距離那長腿美女不到五十米的時候突然加速,就像那脫韁的野馬一樣瘋狂的向她撞了過去。

        由于車速太快,距離還太近,這就導致那長腿美女根本沒有一點心里準備,而等她發現不對的時候,豐田霸道已經到她眼前不足兩米遠了。

        “小心!”

       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關鍵時刻,一個黑影從越野車前飛速飄過,只留下后面一道虛幻的形象。

        洪峰如鬼魅一般閃身而過,伸手就把呆愣住的長腿美女給攬在了懷里,越野車瞬間跟她擦肩而過,這才使得她躲過了一場致命的撞擊,要不然這一下足夠撞飛她十幾米,鐵定得香消玉損了。

        ‘吱吱吱…’

        “哎呀,該死的!剛才那是什么東西?”

        越野車在撞擊失手后,連續幾腳急剎車就停在了道邊,由于剎車太急,使得車尾都漂移了,而坐在主駕駛的一個大胖子,正一臉懵圈的問道。

        “不知道,沒看清,就看一道黑影過去了?!备瘪{駛一個尖嘴猴腮的男子也滿臉驚嘆!

        “怎么辦老大?”其他人一看失手了,趕忙問大胖子。

        “拿上家伙,下車,絕不能讓她跑了?!?/p>

        五個人從車座下面抽出砍刀,戴上口罩帽子就下車了……

        “你沒事吧?”

        洪峰這時正看著懷里的美人,面無表情的問道,他能感覺出來,這輛越野車就是奔著撞死她來的,這是一場有預謀的殺人。

        而此時的歐亞菲已經徹底嚇呆了,她抓著洪峰的胳膊幾秒鐘后才緩過神來:“謝…謝謝你!”

        她剛才正在路口等車,根本就沒發現那輛突然撞過來的越野車,而等她發現以后,自己距離那輛車已經近在咫尺了。

        當時她腦海中一片空白,本以為自己死定了呢,可突然她就感覺一陰風吹來,緊接著那個滄桑男子就出現在了自己眼前。

        其實在走出機場的時候,歐亞菲就主意到洪峰了,畢竟像他這種穿著老舊布衣布鞋的年輕人實在太少了,尤其是他鬢角的白發,讓原本年紀不大的他,看起來蒼老了許多。

        “你快走,他們過來了?!?/p>

        歐亞菲瞳孔一縮,就看到五個手持砍刀的大漢從不遠處向他們跑了過來,她心里很清楚,這指定是奔著自己來的。

        “已經來不及了!”

        洪峰本能的把歐亞菲護在身后,一雙鷹眼掃視著面前五個大漢,他不動聲色道:“你們想干嘛?”

        “少廢話,這里沒你事,趕快滾,要不然爺爺送你去見閻王!”

        大胖子舉起手中的砍刀,在月光的反射下,明晃晃的刀身閃爍著寒光。

        “你們…你們是誰?是木氏集團的人嗎?你們這是犯法的!”

        歐亞菲此刻小臉嚇的煞白,即便她再是女強人,可始終都是個女人,面對五個手拿鋼刀的大漢,她能保持住冷靜的一面就算很不錯了。

        而在濱海市,敢明目張膽對她下黑手的人,除了木氏集團以外,絕無他人。

        可誰都沒有注意到,當洪峰聽到木氏集團四個字的時候,眼角閃過一絲凜冽的兇光。

        “少廢話,臭娘們,今天就要你的命?!?/p>

        大胖子一揮手,五個人揮刀就往歐亞菲身上砍去,這幫混蛋是真不懂得憐香惜玉啊,這要是砍在她臉上,那這國色天香的美女就此得隕落。

        ‘咔咔咔!’

        就在大胖子的砍刀快要落在歐亞菲臉上的時候,洪峰突然出手,他快如閃電一般,誰都沒有看清他到底是怎么反擊的,就見一道身影如風一般飄過,場面立馬就反轉了。

        “哎呀,我的腿斷了…”

        “老大我腿沒直覺了…”

        五個人瞬間就癱倒在了地上,每個人的左腿都畸形的向外彎曲,看起來觸目驚心的,有個人甚至斷裂的骨頭都從皮膚里扎了出來,血肉模糊的樣子讓人看了心里都膽寒。

        歐亞菲頓時震驚了,她剛才親眼看到,那個不起眼的滄桑男子,僅僅只是身形一動,就讓這五個持刀大漢瞬間失去了反抗能力,而最要命的是,她根本看出來洪峰是如何出手的,就是一道影子,一閃而過了。

        “歐總,歐總你沒事吧?”

        這時候一輛出租車停在了歐亞菲的旁邊,有三個西裝革履的男子從車上跑了下來,其中還有一個美艷如花的女人。

        “我沒事,多虧了他。這位先生,實在太謝謝你了,不知…”

        歐亞菲感激的望著洪峰,她正琢磨要怎么感謝一下這個救命恩人的時候。

        洪峰卻不以為然道:“你的人來了,我也該走了,剩下的就交給警察處理吧?!?/p>

        “先生你等一下,我這人不喜歡欠人人情,既然你救了我,我可以給你報酬?!?/p>

        歐亞菲一臉真誠,雖然這個男人有些冰冷,可畢竟他救了自己,而且作為天華集團的總裁,她不想虧欠任何人,免得日后有麻煩。

        “報酬?”

        洪峰回身看她一眼平靜道:“等我想到的吧!”

        不等歐亞菲回話,他快步就離開了機場外。

        “真是個怪人!”歐亞菲望著他的背影,輕笑一聲喃喃道。

        “歐總,這幾個人…怎么處理?”

        魏振興站在旁邊,恭敬的請示道,他是歐亞菲公司的安保部長,年紀不到四十歲,據說是海軍陸戰隊的最強兵王,曾經還當過中南海保鏢,是身手不得了的人物,可以一個人打十幾個武警戰士。

        可當他看到這五個持刀大漢正癱倒在地上嚎叫時,不免心里也有點震驚,難道是那年輕人自己把他們打倒的?他有點懷疑,這種狠辣的手段,比他這個特種兵都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        歐亞菲瞪他一眼,有些賭氣道:“打電話交給警察處理吧!要等你們來接我啊,我早就沒命了?!?/p>

        “對不起歐總,路上遇到點突發事件,所以…耽擱了?!?/p>

        魏振興心里很氣憤,今天他還特意帶人早出來一個小時迎接歐亞菲,可誰知道半路居然遇到撞車事故,還是連環撞車,把整條公路都給堵死了,車根本就開不出來。

        最后實在沒辦法,魏振興帶著人跳下車,在另一個路口攔了一輛出租車急忙趕來,由于主干道被封,就只能繞道而行,這一來一回就耽誤了不少時間。

        等警察來后,把大胖子一伙人給銬上了警車,歐亞菲也跟著一起去了警局,畢竟事情是因她而起,作為當事人,她得陳述事情的經過……


        0-temp-201811-07-1541569911523.jpg

        第2章 回歸的刺客


        洪峰打車來到濱海市的貧民窟,這里是整個濱海最貧窮和最混亂的地方,三教九流,魚龍混雜什么人都有,犯罪率也是極高,甚至就連警察都不愿意來這地方辦案。

        而現在洪峰的家就在這里面,住著一個不足三十平方米的小房子,冬冷夏熱,老鼠遍地,蚊蟲叮咬,生活環境簡直慘不忍睹。

        他站在平民窟的外面,望著這個偌大的牢籠,平靜的內心慢慢升起一絲波瀾,這一次他回歸華國只有一個目地,就是要把他曾經失去的一切都找回來,把那些曾經迫害他家庭親人的混蛋統統都踩在腳下。

        “你們誰都不會想到吧?時隔七年,我又回來了,木家,童家,孫家,我要讓你們血債血償…”

        洪峰抬頭看著夜晚的天空,眼神變的異常冰冷,他拎起布兜,徑直向貧民窟里走去。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洪峰走到一處簡陋的民房外,看著那破舊的紅磚房,他的眼角慢慢濕潤了起來,他這一消失就是整整七年,除了他父母以外,所有人都認為他死了,死在了那浩瀚的大海里。

        也只有他父母還報著最后那一點幻想,希望他們唯一的兒子能活著,不管在哪,只要人活著就好。

        可沒有人知道,洪峰這些年來一直在暗處觀察家里的動態,從他消失后,家里的處境就更加緊張。

        父親進監獄后,再加上他的失蹤,這些一連串的打擊把她母親這個女強人徹底擊垮了,公司原本就面臨破產,這一下徹底一落千丈了。

        ‘噹噹噹!’

        洪峰收回心思,輕輕的敲了敲門。

        “你…你找誰???”

        半響過后,屋門被慢慢的打開,門口站著一個端莊優雅的中年女子,雖然她穿著打扮很普通,但依舊能看出來她曾經是個大家閨秀。

        當洪峰看到她的那一瞬間,淚水忍不住的流了出來,他哽咽道:“媽,我是小信,我回來了!”

        “小信?你是小信?孩子…真的是你嗎?”

        童杰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年輕男子,有那么一瞬間她真的迷茫了,她思念兒子七年了,可越來越沒有希望,而眼前的這個人,她根本就不認識,完全就是一副陌生的面孔,唯獨只有那真摯的眼神讓她有些熟悉!

        “是我媽,兒子回來了!”

        洪峰放下手里的兜子,把袖子挽了起來,在他左小臂的下面,有一塊拇指大小的紅色胎記,這是他打小就有的,作為洪峰的父母,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孩子身上的每一個特征。

        當童杰看到他胳膊上的胎記時,淚水瞬間就流了下來,她輕輕撫摸著洪峰的臉,哽咽道:“小信,你真的是小信,這么多年,他們都說你死了,可我知道,你一定會回來的,我的孩子??!”

        母子兩深情的擁抱在一起,這七年來,洪峰無喜無悲,從未動過一私的情感,可當他看到母親的那一刻時,壓抑在心底的感情徹底崩塌了。

        童杰把洪峰拉近屋子,又是給他倒水,又是給他熱飯的,這么多年來,她沒有一天不想念洪峰的,兒子是母親的心頭肉,她甚至都快相思成疾了,要不是還有個女兒陪著她,這些年她早就堅持不住了。

        “媽,你別忙了,我爸呢!”

        洪峰坐在椅子上,看著這個簡陋憋屈的小房,他記得很清楚,七年前,他們家還在全州區住著一棟二層小別墅,可現在卻落魄到這種地步。

        “你看我這一高興都忘了,你爸他出去拉腳了,我這就給他打電話?!?/p>

        童杰趕緊放下手里暖壺,擦了擦手就給洪峰的父親打了個電話。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高衛國出獄后,本想陪著童杰東山再起做生意,可由于幾家勢力的打壓,他不得不放棄這個想法,只好買了一輛三輪摩托車,每天早出晚歸的在街邊拉腳,賺點生活費來補貼家用。

        而當他聽到自己的兒子突然回家了,他立馬連活都不拉了,急急忙忙的就往家趕,可等他回到家后就傻眼了,眼前的這個年輕男子,根本就不是他兒子,這完全就是一個陌生人。

        “爸,我回來了?!?/p>

        洪峰看著這個剛毅的中年男子,慢慢的站起了身,生活的壓力,把這個曾經腰桿筆直的男人差點壓垮,那佝僂的身軀讓人看著無比心疼。

        “你是誰?你冒充我兒子有什么目地?”

        高衛國以前在官場混跡多年,是個非常謹慎的人,他不會被喜悅沖昏了頭腦,他越看越不對,這分明就是一個陌生人。

        “衛國,你說啥呢,他真的是小信,我還看到他的胎記了呢?!?/p>

        童杰在旁邊拉了一下高衛國,人的面孔可以改變,但是眼睛卻永遠都不會變,童杰相信,眼前的這個陌生男子,就是她唯一的兒子。

        高衛國冷哼一聲:“你別天真了,胎記是可以作假的,你到底是誰?是木家,還是孫家派你來的?我高衛國如今已經狼狽不堪了,你們為何還不肯放過我們夫妻?”

        “爸,我真的是你兒子,你說的對,胎記可以作假,但人的記憶卻是獨一無二的……”

        洪峰用平靜的聲音,開始講述以前的總總往事,小時候的那些事情,也只有他們父子才知道,這一點是任何人都冒充不來的。

        當洪峰講完這些事情后,高衛國的手都顫抖了,他慢慢走到洪峰跟前,緊緊握住他的手:“孩子,我相信你,能看到你活著回來,爸爸就心滿意足了?!?/p>

        “爸,七年前高信就已經死了,我現在叫洪峰!”

        洪峰語氣平淡,沒有任何的波瀾,高信是他以前的名字,但隨著七年前的消失,這個名字就伴隨著他已經死去了?,F在活著的,是九鼎戰仙,華國特案局的第一刺客——洪峰!

        “孩子,你快坐下來,你跟爸說說,這七年多你到底去了哪?”

        高衛國心里很清楚,洪峰這七年來一定是經歷過常人無法想象的事情,曾經那個叛逆無知,浪蕩不羈的少年已經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充滿堅韌,鐵骨錚錚的硬漢青年。

        “我這七年一直在國內國外跑,具體干什么,等以后我會慢慢告訴你們的。不過…我回來的事情你們不要跟任何人說,就當我已經死了。爸媽,你們放心,這次我回來,就是要拿回曾經屬于我們的一切,沒有人可以再阻止我…”

        其實洪峰曾經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,他父親高衛國原是濱海市全州區公安分局的副局長,母親童杰則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生意人,而且還是濱海出類拔萃的女強人。

        信南集團,就是童杰十五年前一手創立的房地產公司,在整個濱海市都是赫赫有名的房地產巨頭,是資產過億的地方大集團。

        而信南兩字則是取之童杰的兩個兒女名字,洪峰其實還有一個姐姐,叫白小南,是童杰的養女,雖然是養女,但感情卻極為深厚。

        童杰是大家閨秀,童家在省城奉陽更是屈指可數的省內幾大家族之一,是絕對的豪門,就連奉陽市長見到童家老爺子都得點頭哈腰,明顯低一截。

        而高家則是三代為官,一直在省東的順天市盤踞,而高衛國的父親更是坐到市委宣傳部長的位置,成為常委領導。

        兩人是自由戀愛,大學同學走到一起,但豪門嚴謹,婚姻豈能兒女做主,更何況是童家這種省內大家族。

        童老爺子是一口否決,洪峰的這個外公,根本不顧念任何情感,直接跟童杰斷絕了父女關系。

        童杰一怒之下,跟著高衛國就回到了濱海,高衛國為了證明自己,努力工作十幾年,最后才熬到分局副局長的位置。

        可即便如此,高衛國包括整個高家依然不入童家法眼,童老爺子壓根就瞧不起高衛國,平時登門拜訪的都是市委官員,甚至不乏省部級領導,你一個區區分局副局長,又算得了什么呢?

        洪峰出生后沒多久,童杰和高衛國帶著他回過一次童家,可等待他們的不是親情的關愛,而是無情的冷嘲和熱諷。

        在童家人看來,童杰私自結婚,違背父命,就是對童老爺子和童家最大的不敬,兩個人居然還有臉回來,干脆死外面算了。

        “七年前,任憑我父母如何努力,也依然要仰望你們童家,更是被你們童家當做一個笑柄來對待!”

        “我父母一生努力要強,只是為了讓童家能接納他們,可他們得到的卻是打壓和迫害,最終差點被你們整的家破人亡。這一次我回來了,我就要拿回我所有的東西,我要讓你們童家看看,什么才是真正的能量!”

        洪峰從出生到現在,他只見過童家人一面,那還是在他很小的時候,他到現在都記得,他的外婆看到他第一眼的時候,不是疼愛和喜歡,而是冷眼相待,罵他是小雜種,那種恥辱,他到現在都清晰的記得。

        而濱海的木家,那個號稱濱海市第一財閥的集團公司,也是他這次回來的主要目標。

        他記得很清楚,七年前木子聰派人追殺他,在濱海大橋下他被一群人砍成重傷,最后無奈從大橋下跳入海中,要不是他師父南海仙尊暢游大海時,無意中把他救起,恐怕他早就死在那無情的大海里了。

        而這一切的起因,都是因為洪峰曾經的初戀女友夏嵐,那個讓他至今還牽掛難忘的女孩。

        兩個人原本是高中初戀,青梅竹馬,可木子聰橫刀奪愛,不光要搶走他的愛人,最后又聯合孫家的萬象集團,親手毀滅了他母親一手創建的信南集團,甚至還差點將他母親逼死在絕路上,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木家所賜。

        夏家本來就不看好洪峰,信南集團的倒閉,直接加速了夏家要夏嵐斷絕和洪峰的來往,雖然夏嵐一再堅持,可最后還是被夏家給軟禁了起來。

        木子聰,濱海市木氏集團董事長木尚忠的獨生子,是濱海市的頂級大少,木氏集團唯一的繼承人,也是夏嵐和洪峰的高中同學,七年前的往事,一幕幕在洪峰眼前展現。

        他面無表情,看著窗外的夜空,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冷笑:“你們誰都不會想到,我不光沒死,還帶著你們不可抗拒的力量回歸了,木子聰,萬象集團,高信已經死了,但活著的洪峰,會讓你們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恐懼!”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……



        微信篇幅有限,后續情節更精彩!

       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

        或【長按識別二維碼】繼續閱讀

        ↓↓↓↓↓

        0
        感謝鼓勵,多謝打賞!
        資訊上傳:小說人網     責任編輯:武岡人網   

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網友評論不代表武岡人網立場哦!請文明發言,非法字段將自動顯示成星號(*)

        0條評論

        還沒登錄,馬上登錄! 登錄立即注冊
        請登錄
        熱門評論

        作者資料

        個人專輯

        作者文章推薦

        一球成名手游